登录注册商家入驻 欢迎您来到淮海体育网!
 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13852001109
售后咨询热线
18652198677
横肩羔酒上华柎
楼主

力耘

发布时间:2017-09-08查看:327回复:0

 路冷秋分滞此都,群归玄鸟惜余孤。

邸中田叔曾来否?门下任安尚在无。

蟠坐牛衣看趵突,横肩羔酒上华柎。

风波夷险须臾事,静卧闲吟是故吾。

  清顺治十年(1653)农历十一月初五,因反清而被羁押在济南按察司监狱的阎尔梅被转入宽候所,和一同被捕的黄若曾、魏君重等同难者分监羁押。这时阎尔梅虽获得一些自由,但心中仍挂念着同难诸友。在最让人心生思念的中秋,写下了这首《中秋有感,示黄若曾、魏君重诸同难者》。诗中所言的华柎,就是历史上的华柎注山,现在名曰华山。


  华柎之名取于《诗经·小雅·常棣》“常棣之华,萼柎韡韡华柎之意实为花蒂、花托。因为古时该山周围是广泛的水域,山峰突立,宛如花柎注入水中。俗称华不注山。

  在《发华不注有感》一诗中阎尔梅写道:“山左文章借尔传,生成霞笔写青天。中岩石上初抽笋,太华峰头未绽莲。云树移归龙洞里,香灯浮出马鞍巅。自经离乱无侪辈,孤立秋空气岸然。”山左之说为《左传》所载的晋齐鞍之战,有“三周华不注”一句。当年齐顷公在济南北的马鞍山下摆战场与晋军决战,因轻敌大败。齐顷公被晋军追逼三周华不注山,幸得大臣逢丑父与之换衣引开晋军方得逃脱。因这桩历史,华不注山得以传名。


  读着前人的诗句,踏着前人的足迹,我于20161124日独自上华柎,去感受霞笔写青天的气势,香灯浮山巅的超然。清晨从济南长途汽车站坐上BRT1路公交,直奔济南东郊全福立交桥终点站。原本在此转车可到华不注山的,但因为华不注山周围的村子拆迁,公交暂时无法通行。徒步向北,站在小清河大桥上,向东北方向望去,一山孤立,如一座巨大的荒冢。那就是华不注山。

  《畿服经》云:此山孤秀如华柎之注入水中。唐代诗人李白赞之曰:“兹山何俊秀,绿翠如芙蓉”元代时元问好也说“华山正是碧芙蕖,湖水湖光玉不如。”明代亢思谦来时自南湖浮舟,访后乐亭,出北水门,历三闸,舍舟而乘,入华阳宫。我不知阎尔梅是如何到的华不注山,而今我来,只有小清河仍是水波荡漾,倒影着两岸高耸的楼房。“湖水湖光玉不如”的景观永远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  我既不能象明代亢思谦那样浮舟,也享受不到清末康有为“从黄台桥通驰道于华山前”的惬意。从石门村通向华不注山的道路已经被拆迁阻断,横在眼前的是数里长的垃圾山。远远望去华不注山灰秃秃的,如同一座矸石堆,失去了阎尔梅笔下“孤立秋空气岸然”的气质。

  艰难地行走在凹凸不平的垃圾山上,冰雪融化后的粘泥执着地沾在登山鞋上,仿佛在亲密地向我诉说,这里曾经是水的故乡,泉的天地。爬过一片废墟的石门村,一条几乎干枯的小溪又拦住了去路,溪岸貌似平缓的湿地,实则象沼泽一样松软。脚踏在上边,稍一用力就陷入泥潭之中。屏住呼吸将陷进去的脚拔出来,逆流北上,终于找到当地人横在湿地之上的两段树木。小心翼翼地过了小溪,一条小路直通山下的郅家村。山村也在拆迁,虽不象石门村已是废墟,但也很难找到村民,寻访华不注的往事。路边一片片芦花,在寒风中缩着脖子,白中泛黄的花绒随风飘洒,像似点点雪花。古道西风瘦马,我仿佛看到了阎尔梅横肩羔酒的身影,蹒跚在华不注山下。

  端起相机,旋转镜头努力地把华不注山拉近,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盘向山巅,三三两两的游客附于山腰,如同苍鹰。陡峭的崖壁上,一座庙宇仿佛被挂在上面,凌空横世,影断仙台。

  行至山下,仰观华不注,不禁赞叹。山虽不高,但一峰孤立,平地拔起,旁无连附,直插云霄。山巅乱石林立,怒如奔马,错若犬牙。寻山门而上,石阶陡峭,铁索系栏。悬崖咫尺,曲径微转。山腰一亭峭立,红柱绿瓦,翘椽勾角。亭中小憩,眺望山下,柳林暗黄,池塘扬波。麦绿成畦,芦花连片。一路的懊恼顿释无影。

  继续上攀,龟石之上,便是吕祖庙和文昌阁。庙宇附崖,龟石驼顶,天工神斧,将一块飞来石雕刻的形如神龟,仰首山巅。不远处的金牛洞云树移影,中岩抽笋。右上方的蛇石盘坐与青龙石遥相呼应。如若湖水不枯,这白蛇与青龙喷云吐雾,将是何等壮观。

  山高人不知,看它深厚处。登至华不注山顶,虽是初冬季节,那陡峭的阶梯却早已让人汗流浃背。历史遗留在山顶的厚厚古砖,仿佛在告诉人们昔日的亭台高庙是如此的恢宏。一块横卧的巨石,上刻八个篆字:天地独立,日月共存。

  环顾四周,黄河西来,一马平川。铁桥横卧,将鹊山与城区连为一体。历山南横,马鞍相连。北部鹤山水库隐于高楼之后,蔚蓝如海。小清河奔流向东,载着历史沧桑归***。济南城在群山的环抱之下,云烟袅袅,如同炊烟四起的山村。遥望鹊山湖,我徜徉在历史的美景之中。昔日鹊山湖水西起鹊山,东环华不注。诗人李白在此送李膺时曾高歌:“湖阔数十里,湖光摇碧山。湖面正有月,独送李膺还。”如今千帆竟尽,孤留此山,不禁让人感慨万千。

  情从天外落,人在地中行。下山穿过郅家村,我不想再爬行于垃圾山之上,顺着小路径直走进了前廊村。因村子也在拆迁,只能听村妇之语该村名曰前廊。至于如何书写,未去深究。但一处处书写在屋墙上的拆迁标语让人兴趣倍增。“不信谣言信政府,早点搬迁不受苦。”“咱的房子咱做主,不听别人瞎忽悠。”如此等等却也朗朗上口。

  穿过前廊村,就是石门村,面对垃圾山我又束手无策了。村头一位老者指着垃圾山中隐秘的一条小道对我说道:从此向里走,见路走路,无路爬山,便可走出石门。在老者的微词声中我走进了石门废墟,比来时省却了不少力气,即使这样,再次坐上BRT1路公交的时候,也已身心疲惫,昏昏入睡了。梦里我依稀看到,改造后的华不注山风景区,碧波荡漾,十里云绡。梦呓里我在吟唱:济南古道觅先人,柎注山前鹊水滨。故景虽成千古恨,风光总会再逢春。


版权所有:徐州市康迈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  备案号:苏ICP备16004742号-1 联系电话:0516-8379566 
地址: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